万宝路黑冰

2023-04-07 20:00 举报
“老板,拿包万宝路.”“万宝路没了,小伙子,黑冰行不行?”“好,就拿这个.”拆开包装,拎一根出来塞到嘴里,发苦的薄荷味...

续:



我说这就是我们为感情活着的意义,多畅快,多悲壮,多他妈傻逼。


我们经常会交换最新在感情游戏中的获利,相互分享最近又有几条新的鱼上钩,哪个贪婪的前任又发来长篇小作文渴望恢复关系,混蛋的扭曲爱情观将我们包裹,常人眼中无比珍重的爱情被我们看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交易。


所以我们都不敢奢求去爱,但又总喜欢与彼此毫无顾虑的聊起这个话题。


“你知不知道柏拉图说过,人是被劈成圆形的两半,终生都在寻找另一半。”一天我问她。


“好像菜市场的半扇猪啊哈哈哈哈。”她哈哈笑到。


“不过说实话,我们应该不是合二为一的两个半扇,而是无比相似的左半边。”她认真的补充到。


“你有多爱我?”那些日子,我变得有些爱耍赖皮。


“爱到失语,爱到险些使用最高级。”她一本正经。


“那我们要不要在一起?”我看着她认真到,真没想到到头来我成了不洒脱的那一个。


谁能想到,爽子连想都没想就说算了。


“从不想得到,就永远不会失去,不是你教我的吗?”她看着我,我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。


有点尴尬,但我清楚她是对的。


“我去洗澡了,今晚你先睡吧。”她捏了一下我的脸,转身开门离去。


是啊,我们从不想得到,就永远不会失去。


借个火而已,干嘛要沉迷于火星。


我愣神,狭窄的空教室里充斥着烟酒气味,视线聚焦,地上有半根抽剩的,带着她口红印的万宝路黑冰烟蒂。



直到美术统考结束,我们依旧如常,尽力维持着生活里的那份烂,没有任何打击能够触及。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和她在一起的我爱上了思考问题。就像穷鬼总爱讨论等我有钱之后,我们也总爱讨论爱与自由。


她总把爱情比作混乱的泼在纸上的墨,把自己比作写在这张纸面的错字。


我问她那我呢,她说我是错字旁小孩用脏手留下的指印,肮脏但清晰。


还真是不明觉厉。


直到我们终究逃离那间画室,逃离傻逼的老师和同学,逃离每天无休止的辱骂和白眼,逃离课程的冗长繁杂,照本宣科对艺术的玷污,逃离那间永远没有暖气的空教室,甚至终于逃离了彼此,联系渐少,但还是不能逃离过去。


直到那天时隔很多天,我突然收到爽子发来的一条消息,“恭喜我吧,我谈恋爱了。”


“是他吗?”我秒回回应。


“是。”


消息戛然而止,我知情识趣,我进退合宜。


很长一段时间过去,我路过当初集训的画室,到楼下对面的小卖铺买烟。


“老板,拿包万宝路。”


“万宝路没了,小伙子,黑冰行不行?”


“好,就拿这个。”


拆开包装,拎一根出来塞到嘴里,发苦的薄荷味让我有点不太适应。


我突然想起有这样一个女孩曾出现在我的生活里,也突然想起她所说的那句,恋旧与恋痛是相同含义的道理。

 

她是个死女孩,爱抽凉烟,性格也像凉烟,洒脱,上头,不适做为口粮却让试过的人都无法忘记。


破碎的,无法被拾起的玻璃,我又回想起初次见面时那种同属于逃避的阴郁气息。婊子配狗,天长地久,自然我们搅和在了一起。


我们选择在洁白的被褥里搅拌,粘合,下坠。是彼此结合,渴望变得完整,仿佛这能洗涤我们身上的阴翳。


但破碎的又怎么能再次完整,我们是破碎的,当然不只是说身体。


丝袜,雪纺衫,胸罩,蕾丝吊带都被撕裂,连同爱情和道德碎落一地。


死女孩,疯狂,特别,又平平无奇。并不漂亮,但却有无人能比的美丽,像那沓学长学姐将要丢弃的作品,像一出导演情爱的恶趣。


我们只是在一次短暂的相互救赎后唯物主义,香烟,点火,互相客气,我们都很落寞,像在等待什么。


我等一个没有期许的明天,她等一个早已烂尾的结局。
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全文完


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: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

万宝路黑冰_IQOS-天宝自营店